2012年10月30日星期二

挚友往生前的经历
















五年前,当我还是学院生的时候,学院的一位学长Vincent Lee从小胃部都有问题,
稍不照顾好身体就会吐血,所以他整个人都是瘦瘦的,可是学业确实彪炳。
可能他终于知道自己会即将上天堂了,要求院长让完成毕业作品,
可是事与愿违,当院长要点头的时候,他已经进天国了。

以下这篇文章原文是英文版,我翻译成中文,让更多弟兄姐妹,
多了个管道去了解我们的弟兄奇迹般生命。
 
这是一件真实事件,我的真实事件
玩鼓是我第二项本事,我能敲出各种拍子,我相信是“主”赐予我这种本事的,
而我就利用这本事来为教会传送欢乐。玩鼓已伴随我有四年光阴了,
我喜欢自己看来像个“专业鼓手”。有些人称呼我为“精神鼓手”或许许多多的呢称,
但那些都只是个头衔并没什么大不了。但我很光荣,
是因为我出色过所有我认识的人,除了我父神。
 
二零零一年八月五号,我被推崇表演玩鼓。
平时我都是使用我自己私人的鼓棍;那是全黑的,参数着少许白纹。
即使我没有真正疯狂地玩鼓一翻,因为这次终于能派上用场。
 

我姐姐,许多人都说他像盗墓者罗拉,(或许你们没有见过她露齿一笑的容貌吧!)
她是鼓乐队队长。我非常喜欢她选的歌曲,
这是一个把一位鼓手的熟练技巧给展露出来的好的途径。
还有,我完全没有发挥到水准直到最后的那首歌:Better Is One Day。
刚开始时,很难抓到那首歌的拍子,好像有些地方不妥。
过后,当歌曲演奏到一半时,一切才进入状况。
我的手指才扑抓到那首歌的旋律。
 
最后的一首歌曲都结束后,乐队已离开舞台。
我走回后台,在那个厨房和冲凉房合为一体的地方,我倒了一杯水狂吞下肚。
过后,我回去跟一班青少年坐下。平时,我是坐在一排长椅的第一个位置,
是接着走廊的位置。但是在那天,我却坐在最后一排,变成我要依着墙壁。

坐我身旁的是我心怡的一个女生:Ai Lee。
我们都没专心听Pastor Jhon Ng's的宣道,心里觉得有点罪恶感,
我停止说话以便留心聆听。我沉默无言,无所事事的静坐着。
突然之间,我咳嗽,这跟我平时的咳嗽很不一样,那咳嗽声很大,
我觉得有点不妥,更无法停止咳嗽,我起来两次,喘着气。
当我发觉这该死的咳嗽快要从我喉部倾泻而出时,我赶紧跑去冲凉房,
并把门锁给上着。

我知道什么东西要降临了,我之前有经历过这种时刻,

当我咳成这个样子,这只有一件事:吐血。但是这次,我却无法停止吐血,
我从来都不晓得我无法停止吐血。整个厕所都佈满了血液与水混合而成的~我的血。

我开始惊慌了,地板,厕所,我身上,红红的血扰络着我纯白的喘息,

我不知所措。那时我脑袋里想到的是赶紧清洗厕所和当作没事发生过。
但令我更失慌的是,水源竟然在此刻罢工。

过后,有人在外敲着门,并问我有没有事,我就回答一句:“我没事”。

但我不了解我自己是否真的没事。过后,我母亲也来了,她用力地敲着门。
我知道我是不可能对母亲隐瞒这件事的,我把门打开。
当她目睹眼前一切东西后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我其实是不想伤害她的。

我母亲第一时间把我送往医院,她以每分钟开七十公里的惊人速度驾驶,

我觉得很恐怕但我尝试以轻松姿态来冲谈他们的紧张,我开始对我的堂兄弟,
和其中一位教会的成员,也一位护士,和他们说些毫无意义的东西,
我表面上呈强地装出一副毫无惊怕的表情,但内里却正好相反。

当我抵达医院时,我跟我的堂兄弟在一个角落坐着,

我忙着用手机对我的姐姐,教会的朋友,和正在管理处的母亲发出信息。
为了降低那地狱般恐惧的气氛,所以我说了些幽默和搞笑的东西给身旁的堂兄弟听。

很遗憾的,我还没把椅子给坐热,便又起身赶紧跑去离我不远的厕所,

身体内的东西再次从我口内倾泻而出,还好这次吐的不是很多,
这使我觉得情况好像好转了许多。我没力气走路,站立身体,
更没力气开口说话,我很累...真的很累。过后我被扶到轮椅上。

我被送进急诊救室,这跟你们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情况有很大的分别,

马来西亚医生的效率很“慢”!当我被推入急救房时,
他们只是将我放到病床后就不了了之。若不是那位教会内的白衣天使,
我看我还会被置在那冰冻的病床上痛苦地挣扎着,“主”会知道这过程有多漫长。

我还是再吐着血,这使我急速地流失大量的血。
有支针刺入我右手,身边都是灰冷色的机器。
我能听见心跳频率机所发出的跳动声,很令人反感。
我正处于一个稳定的状况,但这不会维持太久,因为之前我已大量地吐了很多...

我呼吸着空气。身体一直飙着汗。我感觉越来越冷。

是这一刻,就这一瞬间,当我停止呼吸,就那一霎那,我看见了死亡。

我的脸部回过血色,我的双眼能再转动,但我看不见任何东西。

我拼命的呼吸着我能呼吸的。我知道,但不晓得我是否还身在医院。
我听到有人在呼喊...啜泣...窃窃私语。过后,一切又转回一片黑暗中...

当我有知觉时,我是身在一个称谓“心脏深切治疗”的病房,

这都已代表着,我已接近死亡边缘。是“主”将我的生命给挽救回来,没有谁能够这样做。Pastor Jhon告诉我,他看到许多天使都围绕在我身边保护着我。
这真是一个令我毕生难忘的日子啊!

Vincent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原文皆为英文,本籍译成华语,令不精于英文之人,多了个管道选择去了解,去体会我们的挚友在往生前的经历,如有得罪,或诋毁之嫌,本人先向众人赔个不是)

译者:振宇 (Thursday, 28 September, 2006 )

9 条评论:

  1. 很感動的一篇翻譯文章。

    回复删除
    回复
    1. 当年“胆粗粗”未经死者家人同意,自行拿来翻译,还不晓得行不行,不过大家都鼓励我的做法。还记得每翻译一行字句,眼泪都会不自觉流了下来。

      删除
  2. 谢谢你的用心。感恩与珍惜身边所有。

    回复删除
    回复
    1. 让我想起张艾嘉,地久天长。=(

      删除
    2. 感恩,两字最近一直索绕耳边,但也是因为有了这一番的生离死别,这些字眼才额外珍稀和更富意义。

      地久天长的男主角的白血球过多,和我的学长不同个案吧。:)

      删除
    3. 一样,两位母亲都是白头人送黑头人,问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难受吗?那无力感真让人心碎。

      你的眼泪没有白流,这篇感动了我。

      惜福,感恩。

      删除
    4. 谢谢你,会更用心写文章!

      惜福,与 感恩 !

      删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